跳转到内容
2018年05月6日 / stevenszou

离武學醫

正当我如痴如醉地悠荡在武术宝殿时。一件发生在我舅舅身上的事。让我产生迷惘。抱着对武术前途无望的心情。我默默地,悄悄离开了深深热爱的武壇,跟随舅舅一同扎入求师学医的旅途。
我不知道为什么有关部门要迫害审查我舅舅。禁止他教拳。并把他下放去最艰苦的地方干活。
舅舅教拳场地,在上海人民广场,面对人民公园1号门,靠近西藏南路。原来是蔡鸿祥老师的。因为蔡老师担任上海武术队教练,上海体育宫副负责人,正负责人顾留謦。(顾是上海武术协会会长。许多中央首长的太极老师。因教过越南胡志明。在文革时得到保护。)
蔡老师将练武场地交给我舅舅,希望他能发扬光大。我舅舅不负厚望。把场子搞得红红火火。是当时上海最大的拳场。每天早晨围观的人群里三层。外三层密密麻麻。很多人成了老看客。
舅舅是黄埔区武术教练。他的武术训练完全证照蔡鸿祥老师的训练教程。和专业队训练一样,动作要求严格。所以学生打的武术套路都很漂亮。套路又多。单打,对练,徒手,器械。软的,硬的,长的,短的,十分好看,围观群众很喜欢。到了星期日,节假日。人更多。加上舅舅的师兄弟带着学生赶来,大家兴致更高,常常练到中午才结束,那是一段艰苦的历程。但对我们来说,更是一段快乐的光阴。

%d 博主赞过: